学术不端论文查重检测高校版本专、本、硕、博大学生论文学术不端检测渠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查重资讯 > 经验 > “基于文化自信的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研究”

“基于文化自信的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研究”

时间:2019-09-26 15:43:25 编辑:净溪查重

      中华民族悠久的教育文化传统是坚持教育自信的内在历史基 础,当代的教育发展成就是坚持教育自信的内在现实基础。中国教育自信的构建,需要从教育实践和教育 理论两个维度进行。 [关键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教育自信;构建 [中图分类号] B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2991(2019)05-0089-07 近代以来,国人先后经历了两种相互矛盾的 文化心理状态。鸦片战争以前,在“天朝”意识和 夜郎自大的文化心态影响下,对待文化问题表现 出普遍的自负心态,导致的结果便是中国近代的 闭关锁国和固步自封,失去了近代发展的机会。 鸦片战争以后,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 门,击碎了国人的“天朝大国”梦,对待文化问题 又表现出普遍的自卑心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 立以来,随着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文化领 域也表现出自信的心态。2015年11月,在第二 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指 出:“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 信,其本质是建立在 5000 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 的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 深厚的自信。” 教育是文化的一部分,特定时期 的社会文化心态在教育领域也表现得十分突 出。我国的教育发展先后历经了自负和自卑的心 态,在教育交流日益频繁的全球化时代,我们需要 “重拾中国教育的信心” ,形成自信的教育心态, 这是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发展之路的必然要 求。 一、文化自信与教育自信的关系 文化是民族精神的核心表达,是民族赖以维 系和发展的深层次因素,在民族、国家发展过程 中起基础性作用。中华民族的发展与变革,无论 是道路、理论还是制度建设,都离不开深厚的民 族文化作为支撑。教育活动作为社会体系中的 子系统,毫无疑问受到社会文化全方位的影响。 (一)文化自信是教育自信实现的前提 教育作为一种相对独立的社会活动,受到社 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而在诸多的影 响因素中,文化对教育的影响是最为深远的。文 doi:10.3969/j.issn.2096-2991.2019.05.011 第 5 期 2019年9月 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Jilin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 Social Science Edition) No. 5 Sep. 2019 - 89 -化是教育活动的母体,文化的性格与态度直接影 响着教育活动的性格与态度。教育自信是文化 自信在教育领域内的具体表现,是文化自信背景 下教育发展的必然要求。中国的教育要想以自 信、从容的心态面对国际教育发展的潮流,必然 要以中国社会的文化自信为前提。没有文化的 强大与自信,中国的教育自信就成了无源之水。 也正是基于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大背景,我们适 时地提出建立中国的教育自信这一话题,从而为 中国教育活动的健康发展提供信念支撑。 社会普遍的文化心态是该社会政治经济发 展水平在文化领域内的特有表现。中国社会的 文化心态,随着国人对中华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 中地位的认识变迁,总体上经历了文化自负、文 化自卑到重拾文化自信的发展历程。古代中国 长期处于人类文明发展的巅峰,国人数千年信奉 “天下一家”等家族宗法观念,中华民族逐渐形成 了文化中心主义。受历史上长期的不自觉的文 化中心主义影响,中华民族逐渐形成了“天朝”大 国的自负心态观念。文化上的自负使国人难以 正确对待西方外来文化,并最终导致了闭关锁 国,隔绝中西文化交流,中国失去了近代以来的 发展机遇。“这种文化中心主义与地域上的中心 观念,是‘天朝’观念的核心内容,也是致使清王 朝以‘天朝大国’自居、闭关自守的根本原因”[3] 。 近代是西方社会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而同 时期的中国国力日渐衰退。于是中西方社会发 展之间的差距日渐拉大,当我们被迫打开国门睁 眼看世界时,才发现原来我们曾固守的观念只是 坐井观天,西方的科学技术和坚船利炮让我们知 道了什么是近代文明。于是国人的文化心态,从 盲目的文化自负转变为强烈的文化自卑。在近 代以来国人的文化观中,从主张“师夷长技以制 夷”的中体西用文化观,到“全盘西化”的西体中 用文化观,“国人的文化自卑情结日趋严重,甚至 产生了对民族文化的罪恶感和‘赎罪’意识”[4] 。 这种自卑心态延续已久,时至今日,教育学界 “‘向外看’‘从外取’‘以外为准’的心态与学风还 颇盛行”[5]38。教育学科发展过程中,中西关系仍 是困扰其发展的首要问题之一。 与文化自卑相伴而生,重拾中国文化自信一 直是国人自近代以来的目标追求。文化自信源 于国家综合实力以及国际地位的提升。近代以 来,由于综合国力的落后,国人对于重拾文化自 信的渴望只能是空想。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建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综合国力的发 展,我国政治经济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大幅提升, 我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也日益增强,重拾中国文 化自信正在由理想变为现实。由此文化自信不 仅在学界,同时也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2011年 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 次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 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 定》并提出,要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 中华文化,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正式以 政府文件的形式提出了“文化自信”问题,并提出 通过文化自觉和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 奋斗目标。 2016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 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提出”四个自信“,在 原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基础 上明确提出了“文化自信”。“文化自信”理念的提 出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对新时代中国社会发展 的基本情况判断的基础上,在文化领域内提出的 一项战略性举措。中国社会的发展经过四十年 改革开放的努力,已经逐步实现小康社会,正在 朝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奋进。中华民族正在 迎来伟大复兴的历史时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一方面为中国文化的自觉自信自强提供了坚强 的物质保障,同时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必然要 依托文化的自觉、自信和自强。 (二)教育自信是文化自信实现的保障 文化自信的实现,需要我们从多个方面做出 努力。如深入挖掘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建 立保障文化发展的社会体制和机制,在文化开放 和争鸣中实现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等。但无论 采取何种途径加强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最重要的 力量始终是“人”。[6] 因此,充分重视教育、办好 教育,通过教育活动实现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 传承和发展,让青年一代真正了解中国文化和世 界文化,在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中建立对中华民族 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 第5期 - 90 -文化的自信,这是文化自信实现的必经之路。 教育要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贡献自己的 力量,前提是教育本身要有民族自信。只有充满 民族自信的教育,才能真正培养出具有体认民族 文化并具有民族文化自豪感的人才。从这个意 义上说,文化自信的实现必然需要以教育自信作 为基本路径。教育自信的标志之一是在教育活 动中充分体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通过教育更 好地实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承传和发展。教 育部在《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 中明确指出,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是构 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推动文化传承创 新的重要途径,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观,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要基础。这是国 家在教育领域落实文化自信的根本举措和具体 要求。 二、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的条件与基础 (一)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的社会经济条件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一切社会生活都 是由物质生产来说明的,教育活动也不例外,“任 何教育从根本上看都是受物质生产制约的”[7]61。我 们不能单纯地就教育论教育,分析教育问题不能 脱离整个社会及其发展的现实,这是马克思主义 教育观的基本体现,也是我们分析教育自信问题 的基本立场。改革开放前,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 水平相对落后,反映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鲜有 学者谈及中国社会科学发展的自信问题,当然也 少有教育学者谈及教育自信问题。改革开放四 十年后的今天,中华民族真正实现了由“站起 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发展目标,中国社会 的发展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综合国力 已经跃居世界第二。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 我国的教育也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中国在社 会发展道路的选择上,在解决不发达的世界人口 大国如何迅速崛起,解决好人民的吃饭、看病和 上学等问题上,为世界提供了中国方案。这些成 就的取得,用事实证明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 是文化自信的前提和确证,也是树立教育自信的 前提和确证。 教育的改革发展受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 制约,生产力发展水平制约着教育目标的设定。 生产力决定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 础之上的意识形态,从总体上决定教育的性质和 发展方向,为社会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都离 不开教育所处的一定社会的规定。中国自古就 有政教合一的教育传统,教育问题受到社会政治 的影响较为深远。因此,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下 的社会主义教育道路;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事业 服务的根本方向;坚持教育的公平公正,努力办 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坚持教育的社会主义性质,是 我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体现和必然要求,同时 也是建立我国教育自信的社会基础和制度前提。 201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提 出:“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 民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培 养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 者和接班人”。2018年9月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 又把“劳”和德智体美并列提出。从这些表述看 出,我们办的是社会主义的教育,主要反映出三 个方面的特点:一是教育的公平性与公正性,教 育方针作为教育的根本大法和指导思想,规定各 级各类教育都要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个学生,要做 到有教无类。二是教育对人的全面发展的追求, 教育方针要求教育把学生都培养成德、智、体、美 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接班 人。人的全面发展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对理想社 会人的发展目标的基本要求,也反映了社会大生 产的客观规律,更体现了社会主义国家对人的重 视和关怀,全面发展从来都是每个个体对自身发 展的内在诉求。三是规定了全面发展目标实现 的途径,教育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不仅 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教育原则,同样反映着现代 生产的客观要求,更是使人的全面发展从空想变 为现实的唯一途径。 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保证了教育的公平 公正,只有真正按照教育规律培养人,才能培养 出社会需要的人才,才能满足人民对教育的需 要,并最终保持教育在世界上的先进性,而这些 就是社会主义教育自信建立的基本前提。 (二)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的历史文化基础 中国教育的自信是建立在中国悠久的教育 文化传统基础之上的。中国的教育文化传统具 张秀芳 基于文化自信的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研究 - 91 -有一脉相承的延续性和传承性,为中国教育的发 展奠定了深厚的文化根基。中华文明是世界文 明古国中唯一一个没有中断且延续至今的文 明。中国的教育文化传统体现了一脉相承的基 本特征。同时,中国具有尊师重教的文化传统, 并形成了博大精深的教育智慧。 春秋战国时代,众多的思想家、教育家对教 育问题的论述,平凡朴实内蕴微言大义,全面深 刻,形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教育经验和教育传 统,奠定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教育精神品格,深刻 地影响着中国古代以及近现代教育实践的发 展。中国古代教育理论智慧的形成得益于丰富 的教育实践活动的开展。中国古代的教育实践, 无论从教育实践的制度设计,还是从具体的教育 实践活动的开展方式看,都具有时代领先意义, 先进的教育理论观念和丰富的教育实践活动支 撑起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持久繁荣。 教育活动具有民族的历史传承性,这是教育 发展的基本逻辑。我们需要充分尊重和挖掘中 国教育文化传统,任何教育科学理论的建构,都 是由史而来,都要以史为鉴,避免犯历史虚无主 义的错误。中华民族教育文化传统中蕴含着丰 富的宝藏,继承挖掘其精髓不仅能彰显中国的教 育自信,也可从教育的文化传统中寻找出中国教 育发展的内在动力。 (三)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的教育成就基础 教育自信也是基于当代中国教育发展取得 的基本成就。没有当代的教育发展成就,再深厚 的文化历史积淀、再优越的社会条件,也难以确 立起中国教育真正的自信。中国教育自改革开 放以来,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教育发展的 规模上看,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报道, 截至 2018 年,中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已经达到 81.7%,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4.2%,高中阶 段毛入学率 88.8%,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 48.1%。[8] 上述的发展成绩,是在中华人民共和 国建立之初“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取得的,也可以 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取得的历史性成绩。 从关注数量的增长到关注质量的提升,是中 国教育发展的现实逻辑。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教 育内涵发展”“教育特色发展”等口号的提出以及 素质教育的推进落实、教育均衡发展的深入开展 等都是围绕教育质量而做出的努力。中国教育 质量的提升也获得了世界的认可。2010 年,由 全球 65 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学生能力国际评 估计划”(PISA)的评比结果出炉,代表中国参赛 的上海中学生在三项比赛项目中全部夺魁,他们 虽然不能代表中国的整体教育质量水平,但至少 可以证明我国大城市的教育和发达地区的文化 知识教育,在国际上是被认可的。自 2016 年下 半年开始在英格兰小学大力推广“上海数学教学 法”之后,英国目前又在积极引进上海小学生的 数学教材,一套名为《真正上海数学》的教材即将 在 2017 年底陆续在英国出版,并在明年年初走 进英国的小学课堂。当然,我们的教育还有应试 教育的弊病,还存在创新人才培养不足等缺陷。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无视中国教育发展的现实成 就。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无论是从数量的增加还 是从质量的提升来看,中国教育发展的辉煌成就 有目共睹,这是我国教育自信形成的现实基础。 三、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的主要着力点 (一)以扎根教育实践为基础 判断中国教育的发展现状,需要用发展的眼 光,全面看待中国教育的得与失,并在此基础上 逐步构建对中国教育的自信。用发展的眼光看 待中国教育发展的现状,要求我们将中国教育当 下发展与教育的历史基础相结合。只有我们将 当下教育放在历史的时空坐标中,才能更好地理 解当下中国教育的现实。中国的教育自中华人 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 展起来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教育的发展 经历了从少到多、从弱到强的历史性的变化。用 发展的眼光看待教育的发展现状,我们完全可以 建立起对中国当下教育发展现状的自信。我们 清楚我们的教育发展还不够充分也存在发展的 不平衡,整个基础教育还一直在受应试教育的 “纠缠”,“差生制造”现象还依然存在,学生的课 业负担过重,中学生睡眠严重不足,身体素质受 到很大影响等问题短时间内还会存在。但我们 也应看到,我们的教育每天都在改变,教育问题 都在逐步克服解决。《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 五”规划》提出的“十三五”期间中国教育的发展 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 第5期 - 92 -目标是“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进入世界中上行 列”。我们要有这个自信,中国教育在不远的将 来会迎来更好的发展。 教育发展现状的信心主要表达的是人们对 学校教育活动现实状态的信心判断。对于这个 问题,无论是教育的从业人员,还是社会普通民 众,褒贬不一,但是贬低的声音明显高于褒扬的 声音,以至于出现了“病态的中国教育”“救救孩 子”等呼声。体现在具体的教育行动上,出现了 家长和学生“用脚投票”的实践尴尬。近些年高 考弃考现象、学生留学低龄化现象时有发生。 我们要全面看待中国教育中的得与失,不仅 要看到问题,也应看到成就。虽然我们的基础教 育还没有摆脱应试教育的梦魇,但是我们的高考 制度却是相对较为公平的人才选拔制度。虽然 我们在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培养方面还存 在不足,但我们对学生基础知识和基础能力的培 养训练还较为扎实。虽然中国当下的教育还存 在一些问题,但是中国深化教育改革的决心始终 没变,教育的问题在教育改革中逐步得到解决的 态势没有变。国家设定的教师培训制度,不仅丰 富教师的知识素养,更能全面提升教师的教育素 养,更新改变教育观念。这些都是我们建立教育 自信的现实基础。 (二)以教育改革创新为动力 教育改革是当下中国教育发展的主旋律,也 是教育实践的基本存在形态。面对教育发展的 新情况、新问题,我们要勇于革新,破除教育发展 中的阻碍因素,这是教育改革“变”的合理性。同 时,教育改革不是教育革命,不是将原有的教育 做法推倒重来。教育改革需要建立在原有教育 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坚持原有正确的做法,尊重 教育的传统与文化,这是教育改革“不变”的合理 性。教育改革需要处理好“变”与“不变”的关系, 做好在“不变”的基础上寻求“变”的突破。在 “变”与“不变”的改革逻辑中,都需要树立对教育 改革的信心。 我们要树立教育改革中“不变”的自信。教 育具有历史传承性,这是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 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建立在中国教育传统和文 化的基础上,这是“不变”的基础。失去了这一基 础,在教育改革中就容易犯历史虚无主义的错 误。教育改革需要拓展文化视野,在尊重文化传 统的基础上寻求教育的变革。[9] 建立教育改革 的文化自信,就是要求在教育改革中树立对自身 教育传统的自信。教育改革需要坚守文化传统, 结合时代所需进行相应的变革。当教育改革的进 程受阻时,我们不能仅仅考虑“传统文化劣根性的 消极影响”[10] ,还需要思考教育改革举措本身是否 适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教育改革的顺利 进行。 我们还需要树立教育改革中“变”的信心。 “变”是教育改革的应有之义,然而“变”的依据是 什么,“变”的依据是否合适,这是教育改革过程 中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的教育改革往往采用 革命的手段,进行推倒重来式的跨越式的革命。 这种革命式教育改革背后的文化逻辑都是采用 简单的“拿来主义”的文化倾向,往往都是用某种 外域“先进的”教育思想指引中国教育改革的发 展,而完全不顾中国自身的教育传统。其造成的 后果便是教育改革与教育传统的割裂,中国教育 发展样态也就越来越处于无根的漂泊状态。因此 在教育改革之“变”中,我们需要正确处理西方文化 与自身优秀教育传统之间的关系。在充分尊重中 国自身教育传统的基础上,积极吸收西方教育文化 中的有利因素,从而推动教育改革的顺利进行。 (三)以厚植教育理论优势为特色 任何一个学科的研究和发展,不仅有学科发 展自身的逻辑,也有特定的思想理论作为方法论 的指导,教育理论学科的发展也不例外。马克思 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教育理论研究的指导思 想,这是中国教育理论发展的基本特征。然而, 单纯地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还不能够全面揭 示教育研究中所需要处理的各种复杂关系,如教 育研究中的中国教育传统和西方教育思想之间 的关系,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教育传统的关系,以 及马克思主义与西方教育思想的关系等。教育 研究中的中外关系问题被叶澜先生称为是中国 教育学发展的世纪问题。[11] 只有正确处理教育 理论研究中的关系问题,才有可能真正建立中国 教育理论研究的自信,这有待于教育研究指导思 想的进一步明确。基于此,“马学为魂、中学为 张秀芳 基于文化自信的中国教育自信构建研究 - 93 -体、西学为用”思想的提出,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 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思路。 “马学为魂、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想是方 克立先生提出的有关中国文化发展道路基本思 想之一。他是在继承和发扬了张岱年先生的“文 化综合创新论”①的基础上提出的处理马克思主 义理论、中国文化和外来文化之间关系的经典表 达。“所谓‘马学为魂’就是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 世界观和方法论为指导,坚持中国新文化建设的 社会主义方向。所谓‘中学为体’就是以有着数 千年历史积淀的自强不息、变化日新、厚德载物、 有容乃大的中国文化为运作主体、生命主体、创 造主体和接受主体,坚持民族文化主体性原则。 所谓‘西学为用’就是以他山之石为我所用,坚持 对外开放的方针。”[12 “] 马学为魂、中学为体、西学 为用”学说的提出,很好地解决了文化思想研究 领域的马克思主义、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的 关系。一方面他继承了中国文化发展的社会主 义方向,同时也较好地处理了中西方文化在中国 文化发展过程中的各自地位和作用。 “‘马魂、中体、西用’作为一种学术研究范 式,是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并取得主导意识形态 地位之后的客观事实,也是近代以来古今中西文 化交汇之文化境遇下中国学术发展和转型的必 然选择。”[13]293教育研究作为中国学术发展的分 支之一,也需要接受“马魂、中体、西用”学术研究 范式的指导。在“马魂、中体、西用”思想的指导 下,中西方教育思想的关系在“中体、西用”观的 视野下变得清晰起来。教育研究必须坚持中国 教育文化的主体地位,承认中国教育传统的运作 主体、生命主体、创造主体和接受主体地位,在此 基础上积极吸收西方教育文化为我所用。这是 对中国民族文化主体性的认同,也是中国教育理 论研究自信构建的基本依据。 (四)以建构“中国”教育话语体系为旨归 教育研究总是通过特定的语言表达方式呈 现的。在教育研究中,语言不仅仅具有研究结论 和思想表达的工具性价值,同时还具有规范性、 建构性、生成性、程序性等特点。[14] 因此,选择不 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就决定了教育 研究结论的有效性。有学者在梳理教育学学科 话语的演变之后提出:“从凯洛夫的教育学到南 京师大的教育学,其基本范式已达到了较高的理 论水平,在此范式基础上已很难再有新的发展。 但时过境迁,教育的社会背景已发生了巨大变 化。面对不断变化的新的教育生活,我们必须敢 于打破旧的范式,寻找教育学的新话语,为新的 范式的构建打下基础。”[15] 该学者所认为的新的 话语应该是面向生活世界的话语表达,以此实现 教育面向生活世界的最终目的。 如果说生活化的话语表达由于关照了生活 世界而使得教育学话语表达找到自信,那么中国 教育理论话语表达的民族自信的建立,则需要依 靠教育学话语表达的本土化转变。由于教育学 属外来学科,因此,教育学科研究中充斥着大量 的外来语言。就连教育学科中基本的概念如“教 育”“教育学”等,都是经过日文翻译过来的,更不 用说现在流行的诸如“后现代”“结构主义”“缄默 知识”“范式”等。由于语言只有在特定的文化中 存在才有其价值。“一种教育概念只有在民族的 文化传统中才能得到恰当而充分的理解。离开 了民族文化的语言背景,我们也许只能在技术的 逻辑的层面上理解一种教育概念,决不会把握它 的精髓”。[16]133大量外来语言的使用,一方面导 致了文本理解的困难,另一方面也导致了本土教 育话语的失语与本土教育思想的贫乏。中国古 代优秀的教育思想,在中国教育学的学科话语中 却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处于失语状态。这是一 种巨大的民族文化浪费,不利于中国教育理论研 究自信的建立,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教育学学科 发展中中外关系的紧张与矛盾状态。 在未来的教育理论研究话语表达中,应该更 多地彰显话语表达的民族元素。通过话语表达 方式的本土转换,使中国优秀的传统教育思想和 ① 张岱年先生的文化综合创新论主张抛弃中西对立、体用二元的僵固思维模式,主张在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的指导 下,以开放的胸襟和兼容的态度,对古今中外文化系统的组成要素和结构形式进行科学的分析,根据中国社会主义现 代化建设的实际需要,发扬民族的主体意识,经过辩证的综合,创造出一种既有民族特色,又充分体现时代精神的高 度发达的社会主义中国新文化。 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 第5期 - 94 -文化得以彰显,在此基础上建立教育理论话语表 达的自信。这既是中国特色教育理论学科建设 的需要,也是在教育研究中正确处理中西关系问 题时的有效思路。

“本文章摘抄于网上,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客服”

知网查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