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不端论文查重检测高校版本专、本、硕、博大学生论文学术不端检测渠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查重资讯 > 经验 > 提升老年人认知功能的措施

提升老年人认知功能的措施

时间:2019-10-28 14:09:36 编辑:净溪知网查重

摘  要:  早期大多数认知训练主要是通过记忆策略的练习改善记忆, 近年来, 认知能力训练开始转向对执行功能、工作记忆等核心能力的训练[19]。传统的关于认知功能的训练主要采用笔纸式、卡片式训练方法,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 采用认知电子游戏软件进行认知功能训练的研究越来越多。老年人可以在家通过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进行训练。训练涵盖了记忆策略、加工速度、认知控制以及综合认知能力等多种认知领域。


  关键词: 认知功能; 认知训练;


  我国人口老龄化严重, 生理老化伴随大脑和认知功能老化, 增加了家庭照顾的成本, 也扩大了社会就医规模和社会照料需求。试图寻找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因素并及时而高效地加以干预, 不仅对老年人自身及家庭具有重要的意义, 更是造福整个国家。


  1 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因素


  1.1 社会交往


  社会交往包括社会网络系统、社会支持和社会参与三个方面, 是影响老年人认知功能的重要因素之一, 对老年人的认知功能具有积极的影响。王硕[1]研究发现, 社会交往影响老年人心理健康。个体拥有的社会关系越多, 其社会网络规模越大, 拥有较大社会网络规模的个体认知功能保持良好[2,3]。Fratiglioni等[4]和李峰等[5]发现, 缺乏与朋友或者邻居交流、独自生活及可以信任的朋友的老年人, 其认知功能衰退程度比其他老年人更显着。赵丹等[6]结论不同, 认为老年人社会交往类型比规模对认知功能影响重要, 那些易感性人群社会支持不是越多越好, 适度的支持能够避免认知损伤, 社会交往的质量和多样化类型比社会交往的规模更主要。


  1.2 老化态度


  老化态度是指老年人对自己生命衰老进程积极或消极的情感体验, 其对老年人认知功能也有着重要影响。李川云等[7]通过直接思维法 (正性和负性) 的实验改变老年人的老化态度来影响自我效能和记忆作业成绩, 结果表明:能够认识到人到老年有年龄特定优势或优点的老年人其自我效能和记忆作业的成绩显着高于持“人到老年是衰退的”态度的老年人。高旭等[8]对185名锻炼身体的中老年人进行测量发现, 身体锻炼需要通过老化态度对认知功能产生积极影响。王琼宇等[9]发现老年人的认知功能随着年龄增长退化逐渐明显, 但主观健康状况积极者比消极者退化程度低。人际关系情况、运动习惯及是否能够持续地学习, 是延缓老化进程的影响因素。


  1.3 情绪状态


  Mackie等[10]认为个体被焦虑、恐惧等负性情绪占据大部分认知资源会导致认知功能受限、记忆力下降。胡倩等[11]认为长期处于消极情绪状态会加快老年人大脑的老化速度, 导致认知功能快速下降。敖晋等[12]通过调查发现, 主观情绪乐观的老年人认知功能衰退发生率低。然而, 高智玉等[13]调查研究却得出不同结论, 轻度的生理性焦虑不但不会让老年人认知功能衰退, 反而是老年人认知功能的保护因素。据此我们可以推测, 适度的生理焦虑而非病理的焦虑对于老年人并不是一件坏事。德国精神病学家Gebsattel也认为:“我们并不是真正需要没有恐惧和焦虑的生活。”由此可见, 焦虑并不是一个只让人感觉羞耻的或毫无益处的情绪状态。对于老年人而言, 一定程度的焦虑是可取的、有用的甚至是必要的。因为人在应激的情况下, 一定的焦虑可以积极地调动身体器官的功能, 充分提高大脑的警觉性、加快反应速度, 从而提高工作的速率和效率, 加速对环境的适应及自身的改变[14]。


提升老年人认知功能的措施


  1.4 认知训练


  Zehnder等[15]指出认知功能是具有可塑性的, 通过适当的干预措施 (如策略训练) 能够改善和提高个体的认知功能、提高推理能力, 且效果持久。韩笑等[16]通过分析总结近年来有关老年人认知功能训练的研究, 通过比较训练的有效性、训练效果的迁移和保持发现, 大部分实验都体现了积极的、立竿见影的效果, 其中以认知控制和综合认知能力训练的保持效果最好;与流体智力联系较密切的认知功能如注意力和工作记忆等的训练可以发生迁移;大脑神经能够通过训练提升认知功能, 具有可塑性。


  2 提升老年人认知功能的措施


  2.1 优化老年人社会交往活动


  Michael等[17]提出“活动论”认为, 无论对于哪个年龄段的人而言, 社会交往活动都是生活的基础, 人的身心健康和不断地参与社会活动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老年人应该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缩小自身与社会之间的距离, 有选择的扩大社会交往的范围, 不要仅仅拘泥于和至亲家人的交往, 要选择多种交往的类型。在交往的群体类型当中, 首先, 多选择那些交往互动频繁、沟通交互效果较好的群体。因为并非社交网络规模越大越好, 那大规模群体虽然成员多但也很少能为个体提供功能支持;其次, 老年人要积极主动参与到社会交往活动当中, 而不是被动等待别人与其进行沟通, 如果老年人不积极参与到社会交往中来, 那么即使周围被再多人的围绕也无法对他的认知功能产生帮助作用;再者, 老年人要积极寻找和自己志同道合、拥有共同兴趣爱好的老年人与之结交为朋友, 朋友网络类型对记忆丧失起着最大的保护作用。


  2.2 为老年人提供相应的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是指来自于家人、朋友以及社会等重要他人给予个体在物质和精神资源上的支持和帮助。首先, 政府组织应该制定相应的社会保障政策, 积极地给予老年人关爱和帮助, 鼓励老年人之间建立社会联系, 共同分享情感, 在老年人遇到紧急和困难的情况时, 提供经济上的支持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资源, 保障其生活能够顺利进行;从邻居和朋友的角度, 也要多关注身边的老年人, 寻找老年人感兴趣的活动, 积极带动老年人参加各种文艺、体育项目, 丰富老年人的生活, 建立对未来社会生活的希望和行动;老年人的家人更是要责无旁贷地为其提供工具性支持和情感性支持, 并能让老年人真正感受到来自家人的关心和在乎, 而不是因为其年龄的增长和身体功能的老化而给予的怜悯和同情。


  2.3 培养老年人积极的老化态度


  Michael等[17]研究发现, 积极向上的社会文化氛围可以使老年人产生较好的自我认知与体验, 从而产生积极的老化态度。让老年人能够体验到“最美不过夕阳红”的年龄优势, 而不是“日落黄昏”的悲哀, 家人应积极采取行动, 不断增加老年人平时生活做事时的成功经验, 也可以让老年人模仿成功的榜样、通过语言的鼓励和改善任务情境等方式培养老年人积极的老化态度。在日常生活中, 家人可以设置合适的任务, 让老年人通过完成任务去感受自己虽然年龄上和体力上不如年轻人有优势, 但却仍然能够出色或者完美的完成任务, 从而提升老年人的自我效能感;寻找老年人周围的同龄榜样, 让老年人从同龄人身上看到维持良好认知功能的希望, 提高自信;年轻人可通过语言鼓励和行动帮助老年人尝试新鲜事物, 为老年人解决问题提供有技巧地帮助。此外, 还要为老年人营造宽松友好的社会环境, 降低老年人完成认知任务过程中的焦虑感, 更好地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认知难题[18]。


  2.4 有针对性地对老年人进行认知功能的干预训练


  老年人的认知训练包括多领域的认知训练方法以及多种实现途径。早期大多数认知训练主要是通过记忆策略的练习改善记忆, 近年来, 认知能力训练开始转向对执行功能、工作记忆等核心能力的训练[19]。传统的关于认知功能的训练主要采用笔纸式、卡片式训练方法,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 采用认知电子游戏软件进行认知功能训练的研究越来越多。老年人可以在家通过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进行训练。训练涵盖了记忆策略、加工速度、认知控制以及综合认知能力等多种认知领域。在各种认知训练中, 认知控制训练和综合认知能力训练占比越来越大[16]。多种认知领域相结合的训练相对于一种认知功能训练, 这种训练任务同时涵盖对认知控制、加工速度、记忆等两个或两个以上认知功能的训练, 训练任务更符合日常生活中的需要。并且同时运用多种认知功能的情境, 会对老年人认知能力的整体协调性和功能全面性具有更高的要求, 可以有效减少和缓解老年人相关的认知功能衰退老化, 训练效果能够更好地迁移到日常生活能力当中。


  参考文献:


  [1]王硕.西藏城市老年人社会交往评价及其结构的研究[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 2011.

  [2] Holtzman RE, Rebok GW, Saczynski JS, et al. Social network characteristics and cognition in middle-aged and older adults[J]. Psychologic Sci Soc Sci, 2004;59 (6) :278-84

  [3] Crooks VC, Lubben J, Petitti DB, et al. Social network, cognitive function, and dementia incidence among elderly women[J]. Am J Public Health, 2008;98 (7) :1221-7.

  [4] Fratiglioni L, Wang HX, Ericsson K, et al. Influence of social network on occurrence of dementia:a community-based longitudinal study[J]. Lancet, 2000;355 (9212) :1315-9.

  [5] 李峰, 马颖, 陈任, 等.农村社区老年人自评状况、社会支持与老年痴呆症患病率的关系研究[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1;15 (1) :19-21.

  [6] 赵丹, 余林.社会交往对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J].心理科学进展, 2016;24 (1) :46-54.

  [7] 李川云, 吴振云.改变老化态度对老年人记忆作业影响的研究[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01;21 (1) :3-6.

  [8] 高旭, 孟宇.身体锻炼对中老年认知功能的影响:老化态度的中介作用[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3;36 (12) :93-8.

  [9] 王琼宇, 李凌波, 邓铸徐, 等.老年人的老化态度与认知老化的关系[J].心理技术与应用, 2016;4 (6) :336-43.

  [10] Mackie DM, Worth LT. Cognitive deficits and the mediation of positive affect in persuasion[J].J Personal Soc Psychol, 1989;6:27-40.

  [11] 胡倩, 刘飞彤, 聂芳芳, 等.正常中老年人负性情绪积累对认知能力的影响[J].中医学报, 2016;31 (8) :1203-5.

  [12] 敖晋, 柳玉芝.中国高龄老人认知下降及相关因素[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4;18 (2) :119-22.

  [13] 高智玉, 杨团峰, 朱莎, 等.慢性焦虑、抑郁对老年轻型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伴发认知功能障碍的影响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 2018;21 (7) :874-8.

  [14] 李静, 杨涛, 王健苏, 等.某医学院校新生情绪症状现状分析[J].安徽医学, 2017;38 (9) :1220-2.

  [15] Zehnder F, Martin M, Altgassen M, et al. Memory training effects in old age as markers of plasticity:a meta-analysis[J]. Restor Neurol Neuros, 2009;27 (5) :507-20.

  [16] 韩笑, 石岱青, 周晓文, 等.认知训练对健康老年人认知能力的影响[J].心理科学进展, 2016;24 (6) :909-22.

  [17] Michael SN, Susan TF. Modern attitudes toward older adults in the aging world:a cross-cultural meta-analysis[J]. Psychol Bull, 2015;141 () :993-1021.

  [18] 唐丹, 王大华.北京市社区老年人的智力自我效能感[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2;32 (2) :580-2.

  [19] 李旭, 杜新, 陈天勇.促进老年人认知健康的主要途径[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4;28 (2) :125-32.


知网查重入口